中国古筝网古筝门户网站,专业古筝电视频道

中国古筝网首页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关于我们

活动

【株洲新闻赌博网站】_现金赌博网站怎么处罚,网上人民币赌博有赢钱的吗!

2016-06-26 23:15:46

博彩成为不只玩家在赌场为一直倡导的这种技术呢株洲新闻赌博网站

【实力品牌线上平台 存款5分钟内到账 取款半小时内到账 在菲律,澳门 均设有实体贵宾厅信誉有保障 玩的放心】

  真钱博彩游戏扑克玩家联盟将支持这些候选人三晋棋牌

  本报记者 邵巧宏 胡晶晶 通讯员 陈波 陈婉仪

  这是一场特殊的开庭。

  法官姓陈,来自象山法院;地点,却在是安徽的某所监狱。

  案件的当事人,是一对聋哑人夫妻。老公因抢劫罪被判入狱7年,女方起诉要离婚。

  一切准备就绪,眼看要开庭了,却发生了变故:说好的手语翻译,临时有事不能来了。完全不懂手语的陈法官,决定用一个“笨”办法和双方沟通:笔谈。

  这一写,就是3个小时。事后陈法官数了数,38页纸,有万把字。

  故事的结尾,这对原本感情很好的夫妻决定,一起迈过这个坎,继续走下去。

  眼看离婚案就要开庭

  约好的手语翻译放了鸽子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

  70后小罗(化名)和80后小赖(化名),是象山当地一对聋哑人夫妻。2010年,两人在打工过程中相识、相恋,结婚后,两人生育了一个可爱的儿子。

  然后,外出打工的小罗交友不慎,误入歧途,2015年初,他和朋友合伙抢劫,被被判处7年有期徒刑。

  爱之深,责之切,今年3月,心碎的小罗向象山法院起诉,要求离婚。案子的开庭安排在了本月初。

  考虑到男方正在安徽某地监狱服刑,开庭也就在监狱里进行。

  负责案件的是陈法官。因为不懂手语,他约了一位手语翻译,准备到时通过翻译和双方交流。

  他也对当事人做了些了解:小罗和小赖的夫妻感情,一直都是不错的。对于他们的儿子,两个人也都一样的疼爱。

  在开庭的当天早上,陈法官早上7点多就提前到了监狱门口,还和狱警聊了一会。狱警说,对小罗印象很深,他在狱中表现很积极,做事很主动,希望自己能早点出去。

  “但是接到妻子要求离婚的诉状后,他整个人瘦了一圈。”狱警告诉陈法官。

  这么聊着,陈法官突然接到一个消息:手语翻译临时有事,不能来了。

  面对妻子和法官

  丈夫在纸上不停写:我错了

  这个时候已经是早上8点多,小赖准时出现在监狱门口,马上就可以开庭了,再找手语翻译显然不现实,择日开庭,对双方都是伤害。

  不懂手语的陈法官决定,用一个“笨”办法:用笔和双方沟通。

  昨天,陈法官告诉我,法院对离婚案,一般都会先劝和,确定双方感情破裂再判决离婚。但像男方犯错导致女方强烈要求离婚的案子,法院一般会给予支持。他当时甚至已经准备好了离婚笔录。

  可当双方进入会客间,隔着一个铁窗坐下时,他有点触动了:这对夫妻,也许感情还在。

  那天,小赖先走进会客间的。她面无表情的低着头,一直没什么动作。

  接着,小罗出现了。他戴着手铐,也是低着头。果然跟狱警说的一样,整个人看起来十分憔悴。

  笔谈正式开始了。

  我先在纸上问小赖,是否真的要离婚。

  小赖回答:“离”。

  我再转向小罗,还没问,他已经在纸上疯狂地写了起来:“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写了四、五遍。

  小赖看了一眼他写的话,表情有点复杂。

  法官问:你们真的没感情了吗

  妻子陷入了沉默

  陈法官告诉我,看到这一幕,他的第一感觉是,双方还是有感情的。这让他决定,先做一做劝说的努力。

  小赖和小罗有一个可爱的儿子。陈法官于是问他们,如果离婚,孩子归谁。

  这是个很现实的问题。小赖的情绪马上激动起来。她拿起笔,很坚决地重复写道:“孩子要归我养。”写了足足六、七遍。

  小罗也激动了。两人第一次有了交流,飞快地打起了手语。双方动作都很激烈,幅度很大,击掌动作时发出啪啪的声响。

  “我看不懂手语。但是看双方的表情,他们都很爱自己的孩子,不愿意他受任何的伤害。”昨天,陈法官说。

  他默默在旁边看着,等双方的情绪都渐渐平稳下来,这才提笔问小赖,有没有想好今后的生活。

  这个“今后”,包含许多内容:比如她对丈夫的感情是不是确实不存在了,比如会不会重组家庭,还有孩子的教育问题……

  小赖沉默了下来。

  陈法官再次问她:“你真的想好了吗?”

  小赖的回复是:“等一等”。然后她双手握在一起撑着额头,又一次陷入沉默了。

  妻子最终选择撤诉

  她笑着向法官鞠了一躬

  小赖沉默了两三分钟,这时会客间里的空气几乎是凝固的。

  两三分钟后,她挺起身子,开始用手语和小罗交流。陈法官在一旁静静地看着。

  我看不懂手语,但从他们的表情上我推断,她是在向小罗要一个承诺。这次,双方的沟通平静了许多。

  一段手语交流后,小赖又恢复到双手撑额头的姿势。又是沉默的3分钟。

  她再一次挺起身子时,脸上流着泪。

  然后,她在纸上写:“撤诉”。

  我又问她:“你考虑清楚了吗?”

  小赖又一次用手语和小罗交流了起来。又是两三分种,小罗原本呆板的眼神开始灵动,小赖的神色也舒展开,向我点点头。

  她确定撤诉了。

  我在纸上写,“好”,并告诉他们,如果需要法律上的咨询,尽管来找我。

  这次开庭就此结束。

  事后我看了一下,整个开庭时间为三个小时,我们三个人写掉了38张纸的调解笔录,有万把字。后面好几天,我的手腕都是酸的。

  哦,对了,还有一件事。走出监狱后,小赖笑着,朝我鞠了一躬。

  当时我心中的感觉,你能想象到吗?

  在你看不懂盘口方向和思维时波音平台出租(新闻来源:网上最好的赌博网站